宛若琉璃

君可持否?木有枝,人间世。

印象派、Portraits、Covent Garden Market

National Gallery三月份刚开始一个以一名巴黎ArtDealer(艺术经销商,经纪人,掮客……还真不知道这词儿怎么翻译) Paul Durand-Ruel作为线索主旨的印象派作品展,前两天去转了一圈。

好吧,从没连续见过那么多张Monet,9镑的学生票真的很值。

不过发现从大约十年前到现在,审美依然没太大变化。04年那次在中国美术馆的印象派画展中第一次见到了Manet, Renoir,但最喜欢的依然是Sisley,现在也是。

在Views of Saint-Mammès前面流连再三,走到了下一幅画面前,又忍不住回头去看。

后来在网上搜索,图片的反差与真品相比给人感觉简直不是同一幅作品……那样明快而清丽的色彩,亲眼见到毕竟是不一样的。

最后一间展室,一张Manet的Eva Gonzalès女性肖像挂在墙面正中,除了尺寸较大外,似乎与周围的其他作品相比并无特别之处,况且比起人像个人更加偏好风景,因此只是稍作打量,转身去细看Monet色调陈郁的Coal Carriers,展览中少有的描绘下层阶级人物与艰辛生活的作品。

直到走近出口,一个有几张棕色照片的玻璃展柜静静地立在角落里,不张扬,貌似无人问津……而且摄影作品混入一个印象派画展似乎很奇怪,是过来卧底的么?

不过照片内容倒是又和Inventing Impressionism联系到了一起,看上去也是美术馆的展厅,墙壁正中挂着The Portrait ofEva Gonzalès,周围一些其他作品。第一眼还以为是NationalGallery为这次展览留下的摄影档案,那么放在这里倒也无可厚非……只是略提前了点。

细看下标签,却发现这组照片摄于1905年,记录下的,是当年Durand-Ruel亲自举办的印象派作品展的样貌。

一回首已百年身。

瞬间再扭过头去,几乎被照片与Eva Gonzalès肖像所带来的巨大的时光交错感冲击到无法移动。

110年前,当年的展厅里,微笑绘画的女人肖像下有多少参观者曾经来去,他们可曾想到百年后相似的展厅相似的布局,又有多少参观者在同样的画下驻足,然后离开。

当年的人,他们都去了哪里呢?

仿佛一眨眼,时光的洪流扑面而来,倏尔消失不见,留下的痕迹……是几张照片,它们如同时空虫洞两端耗尽能量的锚点。

Eva还在微笑,她的美是永恒的,常在常新。

我们都是过客。

这时候不提一句李白“夫天地……”似乎说不过去了。

虽然也觉得矫情是病,得治。

但是总有一刻,无论是诗歌、油画、摄影还是其他什么形式,艺术与美会笑吟吟地穿越时空的阻隔,在心中奏响一些共鸣。

缪斯的歌声,我们都听到了呢。

 

——————我是决心改变画风的分割线——————

下午从National Gallery出来,不到三点,时光还早,坐在台阶上看特拉法加广场上各种行为艺术……包括笑着用粉笔在地面上画各国国旗的姑娘,经过的游客自然会在自己国家的国旗上放几个硬币;自带麦克风的小哥拨着吉他唱着情歌;在另一块地面上认真地用奇怪的颜料涂抹出一张美人肖像的意大利人,颜料盒旁还注着FB地址欢迎加粉;貌似违反重力悬空骑在扫帚上的女巫倒是一直都在,每次途经时都能见到……

3月,伦敦的风还是有点凉,但是就这样坐一会儿,看看变来变去的云,什么都不想,也挺好的。

旁边的国家肖像馆的都铎展厅在装修,进去转了一圈就出来了。

Covent Garden Market也不远——话说我一般的活动范围还真超不过Trafalgar Square,Leicester Square(中国城)和Covent Garden这一片……

集市很有趣,只不过上次的现场海鲜饭不见了……算起来在伦敦我已经黑掉三家餐馆了,都是去过,向小伙伴推荐,然后发现其消失/关门的,不想要这样的体质好不好……

集市里的下沉广场不大,过来的时候正好有个3男2女组成的5人乐队在当场演奏,地上还放着自己的乐队CD欢迎大家来买,但这四把小提琴一把大提琴的乐队真是彻底刷新了我的世界观。我是被当时帕赫贝尔的D大调卡农吸引过去的,哪里想得到这是接下来最靠谱的一首曲子了……

接下来乐队风格不羁一言难尽,一路狂奔着扔掉了所有的节操,简直让人瞠目结舌。好比说下一首曲子,这5个人开始将手中提琴摆出各种造型:背在身后拉的、抬腿放在膝下的、作弗拉明戈舞结束状的,音乐还一丝不乱。但这只是开始,接下来这些欢乐的货们干脆跳起舞来,试不试交换个位置,同时拉着手中小提琴,倒也活泼热闹。一曲下来收到的硬币络绎不绝。然后的一首歌和那几把琴……只能说是被这些人玩坏了……首席小提琴手估计还觉得自己的节操丢得不够彻底,干脆把琴弓夹在腿间,双手持小提琴来奏响琴弓,后来索性手持小提琴不动,靠着身体的前后耸动演完了这首歌,画面简直属于限制级、脖子以下不能描述的场景……

反正这场行为艺术彻底打碎了我对室内小型乐团的美好幻想。不过,能伴着漫天的口哨和满场的欢笑痛痛快快地笑一次,肆意鼓鼓掌。我觉得,这个下午,值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