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若琉璃

君可持否?木有枝,人间世。

【DCU/HP Crossover】For Better or for Worse 01-02

Rating: PG

CP: SB,GGAD均无差

Warning: DCU/HP Crossover,Multi-Universe,Time travel,脑洞奇诡欠缺逻辑,捆绑式安利,OOC警告……以及文中人物三观与作者三观无关(以防万一)

Disclaimer: 如果他们属于我……你们猜华纳会拍些什么?!

Notes: 想让GGAD与WF同时出场这样可以只写一篇(够了)。

            送给亲爱的@jofing。

Background: 如果不义中的康斯坦丁在不负责任地走掉之前在女儿的彩色蜡笔里还留下了点别的……比如一根可疑的蜡烛和几句含义不明的留言?!然后被主世界蝙蝠侠发现……

(当然,如果谁真指望康斯坦丁能给不义蝙蝠留下一个靠谱的解决方案的话……嗯,祝他们像WF一样好运!)

 ————————————————

1.

克拉克从瞭望塔上自己的房间里飘了出来。

在上午十点钟以前一个小时之内第三次设法顶着佩里的吼叫和截稿的巨大压力,从星球日报的狭窄办公桌前脱身出来飞去满世界解决突发事件之后——威斯康星州的一场森林火灾(某个喝的醉醺醺的家伙凑近一株糖槭,以为那是他心爱的哈瓦那雪茄),布鲁克林的两出几乎同时发生的连环车祸(当两名排名领先的区选举候选人‘恰巧’同时被卷入其中时,不需要普利策奖得主也能嗅得出其中的阴谋痕迹),以及南苏丹的一起当地部落冲突(好吧,在他没插手之前或许叫‘一边倒的屠杀’更为恰当),就算是超人也需要一点喘息之机。

于是像往常一样,他选择飞往地球之外,去瞭望塔,那个漂浮在近地轨道上的空间站稍作休憩。让自己能够短暂地享受几分钟太空中的寂静,刻意与这颗星球拉远一点距离,将自诩为homo sapiens的种族所有自作聪明的诡计与难以理解的愚蠢抛在脚下——即使这只是心理上的聊胜于无——超级听力让他依旧时刻能接收到近70亿人类那喧闹迭至、纷扰不休的生活中的所有点点滴滴。

但更重要的是,去瞭望塔总可以让他警醒,使氪星之子摆脱之前太空中的那一点超然与潜意识里细微的轻蔑与困惑,让他意识到克拉克·肯特依然是,也一直会是人类的一员,而Kal-El则愿意为守护这个种族付出一切。

当他途经瞭望塔大厅,见到他所重视的人类或非人类出身的超级英雄伙伴们来去匆匆,在Kal经过身边时友善地打个招呼或者起身给他一个拥抱,然后继续奔波于拯救这个世界、拯救人类于自身所惹出来的大大小小的麻烦时;以及见到他们在事件解决后回到正义联盟大厅,露出疲惫但满足的笑容时,超人坚信这一点。

还有……远远瞥了一眼通道一端亮着灯的某个房间,想到布鲁斯,那位以黑暗为翼、阴影为庇、没有任何超能力,却以自己独有的方式永不停息对抗罪恶的骑士,那位毫无争议以凡人之躯成为最有资格与超人并肩且能放心托付后背的伙伴,以及真心信任的友人之时,Kal和克拉克都坚信这一点。

人类值得拯救,人类值得归属。

而且即便万一哪一天他的信念变质为征服与统治,当他跨越了某条界线,布鲁斯,of all people,也会不惜一切地阻止他的堕落,克拉克想道。

他一直清楚。

特别是几周前,经历了被布鲁斯命名为‘不义’的世界之后——也许他不能真的对发生在那个世界的超人身上的事情感同身受,但即使最坏的情况降临,他总是可以相信布鲁斯会阻止他,会拯救他。无论在哪个世界。

无论布鲁斯自己付出多大的代价。

而那个世界——超人的目光掠过自己房间里电脑屏幕上一闪而过的某条需要联盟最高权限才能浏览的记录,眉毛慢慢地皱了起来,他需要找布鲁斯谈一谈。

他从房间里飘了出来,飞过通道,在布鲁斯的房间外降了下来,敲了敲门,等待着黑暗骑士的回应。

门几乎在克拉克还没放下手时就滑开了,当然了,他毫不意外。超人对蝙蝠侠永远监视着一切早已习以为常,这就是布鲁斯,克拉克在心中微微一笑。

他走了进去,桌旁的人影并没有回头,对方面前的显示器只亮了一两块,一行行数据在上面飞速滚动着,以Kal的眼神加上分析能力大概能猜出是与某种未知材料的检测相关,而黑暗骑士本人只是在低头仔细摆弄着……一些儿童蜡笔?!

克拉克几乎忘掉了自己的来意。这可不是什么常见的画面,无论是蝙蝠侠还是哥谭的花花公子布鲁西显然都不是会参与一般意义上的“正常”亲子互动,比如与孩子一起打场棒球、出去钓个鱼或者画张蜡笔画的类型——但也许这次是为了达米安?据迪克说,那孩子最近不知从哪里打听到了几分不义世界的传闻,这两天罕见的有点沮丧……

“超人,你能用一下你的超级视力检查一下这些蜡笔么?”

突然出现的低沉声音及时打断了克拉克漫无边际的胡思乱想。黑暗骑士转过身来,严厉地盯着克拉克,似乎已经看穿了他在做怎样的白日梦,一边等待着他的回答。

“哦,什么,蜡笔……好的!”克拉克手忙脚乱地随手抓起一根散落在桌上的亮红色蜡笔,试图掩盖刚刚由于过于丰富的联想所引发的不自觉流露的笑意,但从黑暗骑士瞪过来愈发严厉的目光来看,他显然失败得十分彻底。

“这些蜡笔……实际上没什么问题,我猜就是普通的儿童绘画材料。”超人耸了耸肩,放下手中颜色鲜艳的小小圆锥头画笔,轻松忽略掉蝙蝠侠投来的瞪视,“但除了那个例外——”他指了指桌面上一根形状类似,线条同样流畅优美的乳白色圆柱形物体,它被特意孤零零放在了蜡笔盒的边上。

克拉克叹了口气。“不需要超级视力也可以分辨出来那是根崭新的蜡烛,布鲁斯。虽然外形上有八九分相像,可只要任何人稍微用心观察一下就能认出来。而用上超级视力——”

他顿了一下,神色略微郑重起来,“那依然是根蜡烛,只不过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原料应该是蜜蜡。”克拉克觑了一眼布鲁斯蝙蝠面罩下抿成一线的双唇,企图开个玩笑:“如果有人真心想把它伪装成一根寻常蜡笔,那他露的马脚有点多啊。”

“那正是问题所在,”黑暗骑士低吼道,并不理会超人的双关。“一根原料特殊、可疑地混在一盒普通儿童蜡笔中,却又有意让人发现其破绽的蜡烛。”他的语速稍微提起来了一点,指了指仍然在刷新数据的两块屏幕:“我的仪器鉴定出的结论跟你得出的结论是一样的:跟那些流水线上批量生产的石蜡蜡笔不同,这根蜡烛的原料是蜜蜡——而且是相当古老的蜜蜡,同位素分析大约距今两千年左右。”说到这里,蝙蝠侠显然是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递过来一张纸,略微放缓了声调:“如果你再看看这个,克拉克,是否会对你的观察有所启发?”

Kal为听到了自己的名字扬了扬眉毛,没说什么,但考虑到布鲁斯一贯对工作时间与私下里称呼的严格区别和几乎可以称得上温和的态度,氪星之子决定把对整个事件的重视程度从原来的十分提高到十二分。他小心翼翼地从对方被黑色手套严密覆盖的手中将纸接了过来。

纸的两面都有内容,一面是——好吧,克拉克本不该惊讶的,鉴于出现了一盒蜡笔,那么配套一幅稚嫩笔触的蜡笔画也在情理之中:沐浴着金色阳光下,手牵着手站在嫩绿色草地上的一家三口正对着超人露出幸福的笑容,三张嘴巴同时弯起的满满的弧度被简单稚拙的手法有意突出,显得相当醒目。再具体的话……右侧的红色背心紫色紧身裤的母亲和中间的穿背带裤的小孩子似乎是有色人种,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强烈的个人特征,涂鸦肖像也没能让克拉克联想起任何熟人;但是左侧身着米色长风衣还叼着烟的父亲——克拉克突然有了非常不祥的预感,特别是当他的超级嗅觉的确从画纸的纤维间分辨出了与记忆深处的某人嗜好一模一样的残留尼古丁和稠环芳香烃分子的时候,这种不祥的预感几乎都快冲着他尖叫出声了。

克拉克把纸翻了过来,几行同样用蜡笔书写的潦草留言和一副插图映入眼帘。他吸了口气,飞快地扫了一眼右下角的签名,毫不意外地发现了一个大写的C,然后才将目光移向留言的开端:

“致蝙蝠侠,

如果你发现了的话,就把这当作临别的礼物吧。在你准备提前给自己举办葬礼的时候别忘了点上,也不枉我们合作一场。对了,到了另一个世界记得替我踢爆那个氪星混球的[哔——]*,For better or for worse,这样咱俩就算扯平了!

康”

猛然间这字条上的大部分字母扭曲成了一片毫无意义的花纹,而克拉克只是死死盯着“提前举办葬礼”几个龙飞凤舞的单词,似乎要用热视线将其灼成一片焦痕。但意识的某一个角落里,他注意到布鲁斯正在紧紧地观察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摘下了面罩。然后Kal的脑袋里似乎听到了咔哒一响,超级大脑飞速运转起来,之前已经被忘得干干净净的来意与字条上的内容严丝合缝构成了一条完整的逻辑链。

“昨天的记录上显示你去了那个世界。”他停了一下,“这是你从那边带回来的。”

第二个句子甚至都不是个疑问句,而布鲁斯泰然自若地点了点头,深蓝色的双眼依然一错不错地凝视着克拉克。

“没错。”

“你不应该一个人去,布鲁斯。”超人轻声说,没有抬头。“可能会有危险。”

蝙蝠侠发出一声介于恼怒和无奈之间的哼气。“克拉克,不需要我提醒你,是你亲手将那个世界的超人击败关了起来。而另一个蝙蝠侠会确保他被关的很好。那个世界足够安全。”

“可我依然会担心,一想到那个世界里超人对他的蝙蝠侠曾经做过什么——”克拉克明智地没有把内心的想法宣诸于口,但他肯定是把这句话写在了脸上。因为布鲁斯不含任何威力地瞪了他一眼,却令人惊讶地没对此做任何评论,只是直接把话题转了回来。

“这是我在那边无意发现的,如你所见,混在他女儿落下的蜡笔里,”黑暗骑士用戴着手套的手指戳了戳蜡烛,又朝克拉克手里的留言点了点。“如果这便条真的在暗示些什么的话,这根蜡烛有一定可能是康斯坦丁留给那个蝙蝠侠的某种秘密武器,如果局势恶化到了最绝望的时刻——”他朝着字母f不在意地挥了挥手,蹙起了修长的眉毛,“然而我做了各种测试,除了得到一份古董蜡烛鉴定报告之外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结论。”

克拉克强行让自己把目光从那几行令人分心——勾起怒火的字上移开,他发现自己根本不能接受蝙蝠侠……布鲁斯与葬礼这个词联系起来,哪怕是在一个虚拟从句之中。“我情愿相信这只是康斯坦丁心血来潮的一个恶劣玩笑,而这和他打算让你怎么对我——”克拉克在布鲁斯刻意夸张挑起的眉毛下改了口,“好吧,让另一个世界的蝙蝠侠怎么对付超人无关!”

一个念头蓦地从克拉克脑海间飘过:“你没真的去点燃它吧,布鲁斯?”

话一出口克拉克就意识到了失误,那根蜡烛并没有任何肉眼可见的燃烧痕迹,事实上,甚至连时光都没能在它身上留下什么烙印。在液晶屏稳定的光芒下,蜡烛微微泛着新鲜蜂蜡特有的乳白色光泽,线条优美简洁如现代工业制成品,让人很难相信它的历史实际上可以追溯到奥古斯都或希律王的时期。

果然,这个问题换来了一声低沉略带磁性的嗤笑和一个难以分辨含义的眼神:“那是根全须全尾的蜡烛,氪星人。不过我感谢你的关心。”

克拉克稍微避开了布鲁斯的视线,“另外,”蝙蝠侠继续道,“以我对那个世界所了解的情报来说,那里的康斯坦丁也并不以可靠而出名。他参与反抗军虽然客观上给那里的超人增添了一些麻烦,但终究是为了自己的目的,达成后便带着女儿一走了之,同时还给自己同阵营的战友带来了不小的损失。我想无论是另一个我还是我自己,都不会贸然把什么希望赌在他身上的——”

布鲁斯声音里悄然爬上了一丝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的倦意,而克拉克认定黑暗骑士从昨夜哥谭夜巡结束后就没怎么休息:“因为也有很大几率,正像你之前所说,这压根是康斯坦丁临走前开的最后一个不负责任的恶意玩笑。”

克拉克默然点了点头。他某种程度上理解长风衣留言者的心情。当有人把康斯坦丁的生活最后一点安宁,一片净土毁掉,将他密藏的珍宝暴露在赤裸裸的天日与敌意之下——而另一个自己甚至只是无心随手为之——那不幸的世界便只能忍受余下的康斯坦丁,无论敌友。

他正准备将画纸递还给布鲁斯,结束这段对话,目光却不由自主地被留言旁边,风格出自一人之手的狂野勾勒所吸引了过来,“这又是什么?”

纸面上某个疑似长了六对翅膀、头上顶了个光环的变异蜻蜓般生物正直勾勾地盯着他,似乎手里还抱着个什么东西,连着一个箭头指向留言中的“礼物”一词。

他忍不住用上了超级视力,同时在记忆内飞速翻阅着为莱克斯·卢瑟研究过的各种基因改造生物专门建立的百科图鉴,最终不确定地转向布鲁斯:“他想画的是手持天平的大天使米迦勒?”

黑暗骑士颔首赞同:“康斯坦丁似乎想表达礼物来自上位天使以增强自己的可信性,不过画成这样的图示并不能增加他的任何说服力,相反……不管怎么说,超人——”他接过画纸放到身旁,转身重新将面罩扣到脸上,语气变回了冷淡的公事公办,开始收拾起桌上的蜡笔。“如果你也没有发现什么其他线索,那就别管这事了,我会继续追查的。”

“是啊,考虑到天使和怪物在他笔下也没什么两样。”克拉克最后扫描了一下那根蜡烛,仍然没分辨出任何异常的地方。他朝布鲁斯的背影投去一个略带歉意的眼神,“你知道我的超能力并不擅长对付魔法,布鲁斯。要不然去问问扎坦娜吧,有关魔法方面她比我们都在行。说到底,那个世界的事情已经结束了,你没必要为了一个虚无缥缈、无碍大局的可能性在瞭望塔上不眠不休。”

黑暗骑士把蜡笔整理进一盒,然后将蜡烛随手塞进了万能腰带里,站起身来,关掉了显示屏。“我也同有此意。一起走吧。”蝙蝠侠未被面具遮挡的下半部分脸上突然流露出一缕隐约的笑意,“离露易丝·莱恩注意到克拉克·肯特消失的时间已经过了七分钟,而离佩里的最终截稿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你现在就可以开始想理由了,克拉克。”

“什么……你怎么知道……算了!”氪星之子倏地瞪圆了眼睛,随即沮丧地摸了一把头上的卷毛。星球日报的办公室此刻对他格外没有吸引力。但是奇异的是,飞上瞭望塔之前属于超人那些细密的压抑和困扰却不知何时已然消隐无踪了。“我猜拯救世界并不是个好借口。”

他们并肩走向传送器入口,“不,没人真的关心南苏丹发生了什么,哪怕是美利坚媒体。你得想个更有说服力的。”

克拉克微微昂了下头,努力装作自己受到了冒犯:“那么,与亿万富翁一起鉴赏古代蜡烛怎么样?”

布鲁斯·韦恩在蝙蝠侠的套装里高傲地哼了一声,踏入了传送器。“事实证明让专栏记者参与古董鉴定基本上是浪费时间,但我会考虑在明天晚上的鸡尾酒会上,你的顶头上司过来打招呼时不主动提及这一点的。”

克拉克允许自己多停留一秒,目送着黑色披风消失在传送的光芒里。他真心实意地翘起了嘴角……超人开始相信,就算上班的第一个小时内需要三次解决地球上的突发事件,自己到现在也没想出能糊弄过露易丝的说法,而接下来仅剩半个小时就要向佩里交稿——这一天的余下时间也许还会值得期待,也许下班后,他可以去哥谭的某个滴水兽上打个招呼,问问布鲁斯找扎坦娜的结果……

超人理了下红色的披风,沐浴在阳光中,穿入大气层,往大都会方向飞去。

————————

当然,克拉克·肯特并没有预料到,还不到四个小时,他关于今天的日程计划便彻底地化成了泡影。

 

*:作者为了符合PG分级强行消音康斯坦丁,大家可以自行脑补。

 

2.

从瞭望塔回哥谭后联络扎坦娜并不顺利。布鲁斯被一条温柔的语音留言告知,扎坦娜上周开始调查的在的黎波里、贝鲁特、大马士革等东地中海沿岸暗中传播的魔法瘟疫,其源头已经追溯到了某个尼科西亚的黑巫师身上。女魔法师为此只身潜入了塞浦路斯,三天前便断掉了与外界的联系,估计短时间内指望不上。

鉴于此,布鲁斯也只好把蜡烛的事情先放到一边,顶着阿尔弗雷德不赞同的眼神,干脆放弃了回楼上补眠,而是直接继续在蝙蝠洞处理起正义联盟的相关事项,直至正午十二点,刺耳的警报声响起。

一个巨大的旋转五芒星法阵熊熊燃烧,一头头散发着硫磺的恶臭、长着弯曲长角的恶魔不断地从法阵的五个尖角浮出,身着深紫色长袍的菲利克斯·浮士德*站在中间,神情疯狂而得意,正在试图将大都会变成人间地狱。

超人一早就到了,他的冰冻呼吸吐出的寒气阻止了法阵在旋转中进一步扩张,自己却被魔法阻挡在五芒星之外,无法接近到浮士德本人;而热视线对这些皮肤黝黑、鳞片上还流淌着冒烟的岩浆的恶魔起效甚微。等布鲁斯驾着蝙蝠机赶到时,神奇女侠正对着黑魔法师扔出了套索,那金光闪闪的神器在半空中扭曲着,盘旋着,却也只能不断绕着浮士德打转,并不像以往的战斗一样立刻将敌人捆成一团。

“这肯定和哈迪斯有关,是祂的神力在阻挠我的套索。”戴安娜朝布鲁斯高喊道,反手拔出了宝剑,朝着五芒星的一角劈了过去。“而这个疯子不是应该在某面镜子里坐他的监牢吗?他到底是怎么出来的?!”

“哦,神奇女侠,你不会知道我为此向你亲爱的叔叔,冥府的君王付出了怎样的代价!”浮士德大笑起来,让人眼花缭乱地打出了一串手势,五芒星法阵微微颤动着,来自地狱的烈焰在寒气的包围下努力挣扎,忽高忽低,显然超人的冰冻吐息对他并不是毫无影响。

亚马逊公主的剑被弹开了,几点暗金色的火星从法阵上迸射出来。浮士德朝她的方向投掷了一团闪着邪异紫光的火焰,轻松避开并顺势飞翔起来的戴安娜神态专注,毫不动摇,换了一个阵角又一剑砍了过去,贯注于其中的力量与美被她半神的身躯发挥得淋漓尽致。

“不就是你那可悲、堕落的灵魂么!”地面上还回荡着钢铁之子清晰愤怒的声音,而超人红蓝相间的身影已然在眨眼间挪到了半空中,披风在他身后飘扬。他一拳打飞一个成功跳出法阵的恶魔,依然维持着冰冻吐息。对面绿色的光芒在高楼间一闪,哈尔将这个还没来得及扑向惊慌逃走的路人的不幸家伙接了过去。地面上一道金红色的光芒绕着五芒星法阵转来转去,布鲁斯视线范围内的最后几名可能被殃及的群众被光芒裹住,消失在远方。

蝙蝠侠盯着五芒星的中心,切换了机上的扬声器,冷冰冰地接口道:“而我很惊讶哈迪斯竟然愿意接受这样一颗已经多次抵押、信用破产的灵魂……你向那位神祗提过你之前行动的成功率吗,浮士德?”他加速盘旋降低,五枚微型精确制导的集束导弹同时瞄准锁定了法阵的五个顶点。时间快到了。

黑魔法师得意的神色僵住了,兜帽下的脸颊因恼羞成怒而扭曲起来:“超人、蝙蝠侠,”他咆哮着,“你们会为你们的无知妄言付出代价的!”

另外一只恶魔被超人扔了出去。而蝙蝠机里机械合成音的导弹发射倒计时数到了最后一秒。“公主,就是现在!”蝙蝠侠将飞机切换为自动驾驶,然后按下了弹射按钮。“Kal,安泰俄斯。”

钨合金集束导弹拖着银白色的尾烟分毫不差地击中了五芒星的五个尖角顶端。一串连续沉闷的爆炸声后,硝烟散尽,地面上赫然出现了一座柱状星形孤岛,法阵被精确地与周边大地切割开来,而浮士德站在五芒星的中心,手势滞在半空,不可置信地望着四周缓缓落下的烟尘,根本没反应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

超人纵身飞下爆炸形成的断崖,弹坑中的滚滚浓烟和时不时闪耀的火光掩不住他脸上的明亮笑容。布鲁斯在空中展开黑色的披风形成的双翼,滑翔而下,注视着飘浮在空中的氪星之子一举击碎了法阵所处的柱状孤岛与大地的连接。

这一击的效果立竿见影,五芒星法阵上,来自地狱的烈焰应声而灭,仍在试图拥挤而出的恶魔们顿时发出凄厉的惨叫,随即化为片片青烟,消散在逐渐黯淡下来的法阵之间。

最后一刻停下了成功转移了敌人注意力的佯攻,在导弹打击降临时飘身远去的戴安娜赞赏地点了点头,“以盖亚的名义!”亚马逊的公主在半空中轻轻一挥手,真言套索又一次朝着失去了魔力与冥府力量加持的黑魔法师甩了过去。

不再有法阵支持,无法抵御神器的力量,黑魔法师避无可避,被套索绑了个结结实实,手臂被紧紧束缚在身侧。一下子失去平衡的浮士德踉跄挣扎了两步,还是砰地一声倒在了地下,仰望着天空,好似目无焦距,实则试图掩饰眼神中的怨毒凶厉。他不甘地握紧了双拳,指甲以奇怪的姿势掐进了肉里。而女战士只是不以为意地一哂,随手将黑魔法师拽出了法阵。

布鲁斯落到了碎砾尘土满地的街道上,望着从前方烟尘滚滚的大坑中升起的红蓝相间的身影及一双飞速接近他的微笑着闪闪发亮的天蓝色眼睛,摇了摇头,决定将他们这次造成的战损与头疼推迟一会再考虑。

转身甩掉披风上的灰尘,朝神奇女侠简单颔首示意,蝙蝠侠直接走近被绑住的菲利克斯·浮士德,低头审视着衣袍凌乱狼狈不堪的黑魔法师,拧起了眉毛,道:“你……”

“咳咳咳……”他的话被灰头土脸的黑魔法师的一阵含混的咳嗽打断,布鲁斯下意识地侧了下身,然后同一时间意识到不对。为时已晚,浮士德陡然张开了身侧紧攥着的右拳,一团小小的黑紫色火球和着伪装成咳嗽的咒语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朝布鲁斯的胸口飞了过来。

但接下来的事情显然连浮士德自己也没有料到,魔法火球在距布鲁斯胸口凯夫拉铠甲上的蝙蝠标志外一英寸处骤然停了下来,悬在空中,滞了一滞,忽地挣脱了浮士德的控制,转而向布鲁斯腰际飞去——或者说,更像是被某种强大的不可抗力吸了过去。

黑魔法师瞠目结舌,后半句咒语的尾音真的呛了在半空。而布鲁斯瞬间明白了火球的目标。他立刻伸手摸向万能腰带,将那根因为匆忙的警报没顾得上妥善收好的蜡烛扔了出去。

小巧的乳白色蜡烛在半空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与紫黑色的火球相遇。登时,一朵神圣而诡异、缠绕着紫黑色藤蔓花纹的白金色的烛焰倏地燃起。蜡烛慢慢飘浮起来,越升越高,其中白金光焰愈发明亮,周边却反而幽暗下来。在正午的日光下,布鲁斯只来得及勉强看一眼蜡烛身上逐渐浮现出的一圈圈繁复流畅的符咒,便被光焰中的紫黑色藤蔓卷到了半空中,随即不得不在那似乎强烈到能够完全无视他面罩下的目镜、直接刺痛灵魂的神圣而妖异的光明中闭上眼睛。

仿佛有一道雷霆般的声音在他耳畔隆隆响起,居高临下,在大放的光明中如号角,如天启,要求他立刻低下头颅、匍匐在地,然后恩赐他一个机会,说出一个名字——

“布鲁斯——”

黑暗骑士猛地睁开了眼睛,预备好接受强光的考验,朝那道饱含着感情的声音来处望去。然而一条沾满尘土的红色披风挡住了布鲁斯周边几乎让他致盲的神圣光芒,一双天蓝色的眼睛正焦急地望着他,强有力的手臂紧紧环抱着他的肩背,尝试将他带离蜡烛的光焰。

超人悬在这光明里,面对面与布鲁斯气息交错,并不似神子,只像血肉之躯。

黑暗骑士咬紧牙关,用上了自己掌握的一切技巧与力量试图推开面前的氪星之子——然而他早在抬头望进克拉克那坚定的眼神之前便知道这是一场必输的战争。此刻蝙蝠侠凡人的力量又如何与超人的钢铁之躯抗衡?!

光明中的紫黑色藤蔓开始沿着克拉克的靴子蜿蜒而上,而那来自天国的纶音只是不含任何感情地催促着,宛如终焉的审——

“克拉克!放手!”

布鲁斯唯一能做到的则是狠狠地咬上了双唇,没有让一丝声音泄露出来——他绝不会将克拉克的安危下注于什么未知的天启上。但肉体的痛苦却没能阻挠他自己在心底发出这声嘶哑的呐喊——十分遗憾的是,那蜡烛和其背后的声音,无论其作用原理是什么,肯定是听到了蝙蝠侠灵魂深处的呼唤。因为那雷霆般的吼声似乎满意于他吐露的字词,而号角般的声音渐强——

布鲁斯冷笑起来,在诡异的光明中睁大眼睛,挺直了脊梁。不知何时,宛若天国降临的号角声中,一支旋律中交织着魔法与尘世气息的歌谣正悄然奏起。已然彻底将他与克拉克缠绕在一起的紫黑色藤蔓如鲁特琴弦般轻轻震颤,似乎有另一个声音略带嘲讽地低笑着,一边喃喃自语:

“Ein bißchen Feuerluft, die ich bereiten werde,(我准备了一朵小小的火焰,)

  Hebt unsbehend von dieser Erde.(它会使我们离地上天。)

  Und sind wirleicht, so geht es schnell hinauf;(我们越轻,它就飞得越快,)

  Ich gratulieredir zum neuen Lebenslauf!”(恭祝你的新生活一切如意!)**。

纤细的蜡烛抖动了一下,光焰与藤蔓、黑色与红色的披风交缠着。魔法激起的时空涟漪如凭空出现的透镜,让大都会正午的光线突兀地扭曲了几秒,而蝙蝠侠与超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并肩消失在半空里。

绿光的拳头一闪,在地面上同超级英雄们面面相觑的黑魔法师头一歪,干脆地晕了过去。绿灯侠与闪电侠交换了一个忧虑的眼神,望向亚马逊的公主。而神奇女侠叹了口气,下意识让浮士德身上金光闪闪的套索又束紧了几分。

“先把这个明显不知情的家伙带回去关起来,然后请尚恩搜索一下他的思想,看看能不能找出什么有用的东西。至于超人和蝙蝠侠——”

“他们会没事的!”身着金红色套装的巴里抢答道,语速飞快,几乎不自觉地用上了超能力。旁边的哈尔安抚地拍了下他的肩膀,扯了扯嘴角,却没说话。

“是啊,他们会没事的。”戴安娜压下目光中的忧虑,朝对面二人勉强回了一个疲惫的笑容。“至少,Kal和布鲁斯在一起……”

————————

至于深受正义联盟成员关切的两人的目前状况——

“克拉克在哪里?”

布鲁斯一边勉力适应着传送的晕眩与光线的变化,同时身手敏捷地翻身躲开了地面上一块正快速缩短与他腰部距离的墓碑,轻巧地落到了地上,一边在心里同时诅咒着菲利克斯·浮士德和康斯坦丁。

而几百英里之外,克拉克打量着X视线无法穿透的石墙,并不气馁,只是转身往狭小的窗外望去。群山逐渐隐没在苍茫的暮色之下,高塔长长的阴影被初升的上弦月投在陡峭的山崖上。克拉克侧耳倾听,远方的黑森林里似乎传来了几声悠长的猫头鹰鸣叫,而一群受惊的蝙蝠扑棱起翅膀,从山崖下四散飞走。

氪星之子望了那群小家伙一眼,收回了目光。他对挚友的担忧无可抑制地从心底浮了上来,克拉克以只有超级听力能听到的声音低语:“布鲁斯,你在哪里?”

 

*:菲利克斯·浮士德,DC宇宙一个魔法系的超级反派,人设与马洛的《浮士德博士的悲剧》有所借鉴……如果漫画/动画里没注意过他的话,本文里知道以上就够了,因为作者差不多也就知道这些。

**:我准备了一朵小小的火焰/它会使我们离地上天/我们越轻,它就飞得越快/恭祝你的新生活一切如意!——墨菲斯托,歌德《浮士德》第一卷。这是墨菲斯托与浮士德签订契约后,准备与他一起出发时所说。

————————

WF终于穿越了,总算可以不辜负Crossover的tag……但GGAD的tag下章才能打……

评论(10)

热度(48)

  1. ROM宛若琉璃 转载了此文字
    For Better or Worse Rating: G CP: GGAD, SB均无差 Wa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