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若琉璃

君可持否?木有枝,人间世。

【DCU/HP Crossover】For Better or for Worse 03

Rating: PG

CP: SB,GGAD均无差

Warning: DCU/HP Crossover,Multi-Universe,Time travel,脑洞奇诡欠缺逻辑,捆绑式安利,OOC警告……以及文中人物三观与作者三观无关(以防万一)

Disclaimer: 如果他们属于我……你们猜华纳会拍些什么?!

Notes: 想让GGAD与WF同时出场这样可以只写一篇(够了)。

            送给亲爱的@jofing。生日快乐!(很遗憾我还是晚了几分钟……)

Background: 如果不义中的康斯坦丁在不负责任地走掉之前在女儿的彩色蜡笔里还留下了点别的……比如一根可疑的蜡烛和几句含义不明的留言?!然后被主世界蝙蝠侠发现……

(当然,如果谁真指望康斯坦丁能给不义蝙蝠留下一个靠谱的解决方案的话……嗯,祝他们像WF一样好运!)

 ————————————————

01-02

03. 

布鲁斯松开了按着微型通讯器的手,阴郁地扫了一眼从铅白色的云间透出冷淡模糊光晕的月亮,弯腰将烧得只剩三分之一的罪魁祸首从面前那块风化斑驳的墓碑前捡了起来。他犹豫了一下,用覆盖着黑色皮革的手指拂去了蜡烛沾上的剥落的潮湿青苔,最终还是不情愿地将它塞回了万能腰带里,随即环视四周,开始计算眼下的处境。

缓缓涌动的稠密层积云几分钟前已将远方山谷间最后一抹黯淡的光线吞噬殆尽,刚结束的阵雨后新鲜的水汽混着陌生的泥土、苔藓与长眠的气息附在布鲁斯面罩下裸露的皮肤上,宛如这座空荡荡的墓园一样,冰凉、不近人情。一排排仍渗着雨渍湿痕的墓碑沉默不语,缄默如它们守护的长眠,仿佛半空掉落的陌生黑影丝毫没有惊扰一座墓园应有的死寂。

似乎什么地方的枯枝不堪重负地折断了,发出“啪”的一声轻响。一只乌鸫急促尖厉地鸣了两声,打破了这片寂静。而蝙蝠侠抬眼望去,那乌鸫振了振翅膀,追着它另一只沉默的同伴飞走了。

克拉克那边没有回应。

布鲁斯不抱希望地随手试了试正义联盟其他成员的号码和蝙蝠洞,这次甚至连拨通的忙音都没出现。那么好消息是,他与克拉克大概不会相距“太”远;坏消息则是,他们短时间基本上也不用指望会有什么后援了。

布鲁斯对自己亲手设计的通讯器能力心知肚明,在没有卫星支持的情况下,添加了特定氪星技术的通讯器覆盖半径超过七百英里,这对绝大多数正义联盟成员羽翼下的城市间相互通讯绰绰有余。而在经过韦恩集团私人卫星的信号中转后,只要通讯器持有者间距不超过一个天文单位,则没有任何理由收不到对方传来的信息。

这大概不是他们的地球。

愈发深沉的暮色中,一座不大的教堂隔着多列墓碑,往入口处闪着微光的碎石小径上投下彩绘玻璃的倒影,雨后湿润冰凉的空气中隐隐传来晚祷唱诗的回音。布鲁斯抿紧双唇,眯起眼睛凝视着从教堂与远处村庄的剪影间徐徐下沉的金星——这也不是不义世界,否则另一个自己此时已经该从教堂钟楼檐下的阴影里现出身形。

不管哪个世界的蝙蝠侠都不会放弃对时空的监控,不会放弃对异界的不速之客十二分的警惕,无论来访者是不是自己。

想到不义世界,布鲁斯忍不住哼了一声——哪怕蝙蝠侠真的需要提前准备自己的葬礼,如果康斯坦丁所谓的临别礼物作用之一是直接把他传送到某个异时空一个莫名其妙的墓地的话——布鲁斯暗中磨了磨牙,在心里记下了重重的一笔。他发誓在下次见到那个金发混蛋时,一定会好好报答康斯坦丁这番擅自替他省下挑选功夫的体贴美意的。

他收回了掠过整座墓园的目光,确认了自己的视力已经完全从传送前蜡烛所带来的灼目光明中恢复,像往常一样完美适应了降临的夜色。下一刻,黑色的披风无声飘荡起来,布鲁斯毫不迟疑,朝着墓园入口方向拔步而行。

能将超人困住无法脱身的麻烦棘手程度都很高,大多数情况下,这意味着蝙蝠侠需要争分夺秒。

因为即使没有联盟通讯器,一旦蝙蝠侠开口(有时压根没有开口),哪怕他们分处地球两极,空间距离也从未对速度单位以马赫数计算,极端危机下甚至能与光并驱的超人构成过压力。克拉克每每能在下一秒便刷地出现在布鲁斯的面前,带着阳光般的笑容从天而降,顺便让身后的披风与制服红蓝色的残影晃花黑暗骑士的眼睛——他几乎肯定那氪星人每次都是故意为之。

但多年以来,布鲁斯一直纵容着克拉克的小小把戏,也并不追问氪星之子每次是如何准确地定位自己。尽管他确实知道,对方的超级听力可以从七十亿人间轻松分辨出一颗特定的心脏的搏动频率,而蝙蝠侠的心跳规律早已被铭刻在克拉克的超级记忆里——某些时候这能力会显得过于恼人,尤其是当布鲁斯不那么想被找到的时刻——然而随着他们的默契与日俱增,这其实已经成了蝙蝠侠与超人之间心照不宣的交流方式。

只要条件允许,对布鲁斯,克拉克总是亲身而至。

黑暗骑士在夜风中穿行,方才那块残破的古老墓碑很快便消失在布鲁斯眼角的余光里。他下意识捏紧了无辜的通讯器。

蝙蝠侠不情愿地承认,虽然在他真正需要隐私与保持距离之时,超人从未滥用过他的能力。但如果他提出请求,克拉克绝不会置之不理。

布鲁斯浏览过几段理应是绝密并被当场删除的联盟会议记录。偶尔蝙蝠侠不给出任何理由便消失不见或者生硬拒绝他人插手哥谭的情况下,面对陷入怀疑与愤怒的正义联盟其他成员,克拉克每一次都尊重并信任了布鲁斯的选择。正义联盟的主席在录像中坚定地为他辩护,拒绝使用超能力干预,必要的话不惜与其他超级英雄相争执,哪怕提议者同样出于关心与善意。

几个月前的某一周里,阿卡姆发生了一起大规模越狱,正义联盟同时遭遇了布莱尼亚克又一场试图瞒天过海将地球装进陈列架瓶子的袭击。布鲁斯·韦恩飞往采尔马特挑战极限冰川,而蝙蝠侠在哥谭和大都会间往返,连续战斗超过一百小时。

最后清扫战场时连绿灯侠都看出布鲁斯已经到了极限,直言哥谭可以临时托付给正义联盟照看,黑暗骑士本人应该马上休息。蝙蝠侠则斩钉截铁地严词拒绝了围过来跃跃欲试准备将他光速送回韦恩宅的闪电侠,在一地散落着冒着烟的外星机器人零件的废墟上几乎是挑衅地望着一双目光中的关切浓郁到实质化如热视线的蓝眼睛,努力控制住凯夫拉铠甲下因伤痛与疲累不住颤抖的身躯。

教堂的颂歌声在夜风中愈发清晰,布鲁斯不耐烦地跨过一簇挡道的罂粟,在墓碑间转了个弯。最后两三滴细小的雨珠从他的胸口滑落,在蝙蝠标记上留下清晰的痕迹。

那天克拉克最终没说什么,只是朝在巴里身后愤愤不平、准备反唇相讥的哈尔摆了摆手,转身带着蝙蝠侠直接飞向大气层外。接下来的一个半小时里,瞭望塔上没人试图打断布鲁斯主持的战后例行总结会议,超人威严地坐在蝙蝠侠身侧,全程基本上只是静静聆听。

布鲁斯踏上传送器时,战斗结束后便异常沉默的氪星人终于开了口,满足了大厅里一道应该在值班的红光的好奇心。钢铁之子今晚不打算回大都会赴露易丝随口提起过的星球日报同僚酒吧小聚,他会留在瞭望塔上等待处理“可能的战后遗留问题”——黑暗骑士在传送光芒中闭上眼睛,适时回忆起了几天前无意对克拉克提起过的日程,压下了一句几乎要脱口而出的咒骂……但没压住自己唇角因背后超人坚定的语气及普利策奖提名者的未竟词句中包含的某种深意而不自觉柔和下来的弧度。

当晚,一场云集了城里大半名流捧场、为腻烦了瑞士高山上的凛冽寒风,高调重归哥谭聚光灯下的韦恩家继承人接风的宴会上,疲惫至极、几乎挂不住平日里布鲁西标志性轻佻微笑的布鲁斯被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大都会记者克拉克·肯特以单独采访的名义差不多强行拽去了阳台——来不及分辨伪装在星球日报记者西装下的氪星之子眼神中的含义,拒绝回想他自己轻声将克拉克的名字呼唤出口时的心情,布鲁斯直接靠着超人的臂膀闭目休憩了将近半个小时,才有精力重新凝起属于蝙蝠侠独有的恶狠狠目光,让仍然一脸担忧的克拉克·肯特放开了手,与他一前一后回到了酒会现场。

那天宴会的后半程中,虽然身体依然因之前筋疲力尽的战斗而沉重不堪,但维持哥谭宝贝布鲁西的面具与宾客举杯换盏、言笑无忌对布鲁斯来说已经不像晚宴开始时那般吃力。唯一有些困难的,则是尽量避免他自己在穿梭交际于满场名流政要的每一次间隙里,寻找一双黑框眼镜遮掩下温和关切的天蓝色眼睛。

他们谁都没再提起过那场宴会。但从那以后,布鲁斯隐约察觉到,他和克拉克的关系出现了微妙的变化——如果说原本正义联盟主席与顾问契合如一对精密相扣的齿轮,在战斗中配合默契但泾渭分明。那么现在黑暗骑士与氪星之子在字面意义上的如日夜,如光影,一体两面密不可分。

十几列墓碑后,墓园入口的窄门在初升的月光下泛着晦暗不明的金属色,布鲁斯差不多可以辨认出缠绕在铁门上的荆棘——蝙蝠侠甩了甩头,强迫自己放弃荒谬的期待,超人……

如果克拉克没有在第一时间回应布鲁斯的呼唤,那么钢铁之子的蓝色眼睛自然不会出现在三十米外的小径尽头。蝙蝠侠现在需要的是尽快脱离这个陌生的墓地去有人烟的地方收集信息,而不是沉溺在无用的回忆和不切实际的妄想里。

黑暗骑士在一列列整齐的墓碑间大步疾行,块块厚重的方石安静地伫立在空无一人的墓园里。一些鲍曼、几个艾博……他注意到上面镌刻的名字与内容大多以英语书就——布鲁斯与一块上书“最后一个要消灭的敌人是死亡”的白色大理石擦肩而过。有人不久前在一对英年早逝的波特夫妇墓前放下了一束新鲜干净的百合与冬青。

他无声绕过了几排墓碑,已经对身处的位置有了几分推测,唯独心头还有一点莫名的淡淡古怪挥之不去——不算是危险的预警,只是蝙蝠侠的侦探本能在低声提示,他一定还遗漏了什么信息,甚至可能还不止一处。

布鲁斯没有停下脚步,但快速在头脑中回放了一遍从空中掉下来之后的经历。所有细节都历历在目:蜡烛的重量、墓碑上风化到难以辨识的花纹、通讯器毫无回应的电流噪音、教堂的剪影、陌生的名字、日期与箴言……似乎都没有问题。

黑暗骑士正准备避开地面上五彩斑斓的光斑,转向通往教堂墓园入口窄门的小径时,整个人突然僵住了——

刚才那座白色大理石墓前的冬青百合花束上不应该干净到一滴雨珠都没有。

阵雨几乎在布鲁斯从空中落到地面的那刻才停止。因此除非有人是在布鲁斯出现之后才进入了墓园,放上了鲜花,否则花束必然会被之前的雨水打湿。

而蝙蝠侠一路朝这方向走来,却完全没有察觉墓园中还有他人存在——

他闪电般回过头去,在面罩下眯起了眼睛,微撤一步,摆出了战斗的标准姿势,同时把一枚蝙蝠镖暗中握在了手心里。

几排墓碑对面,一个身着明亮的长春花蓝西装,银须银发的高瘦老人似乎对布鲁斯的反应速度有些惊讶,在半月形眼镜下朝布鲁斯眨了眨眼,友善地开口:“你是迷路了吗,年轻人?”

哦,英国口音,还有……蓝眼睛。

布鲁斯对自己的第一反应也很惊奇,但他没感觉到老人有任何敌意。不过如果对方能够在这么短的距离内瞒过蝙蝠侠的眼睛来去自如——他踌躇了一下,避开了具体细节,含糊答道:“是出了点意外,我与我的朋友走散了,我一时联系不上他。而我们都是第一次到这里,对这附近并不熟悉……”

老人显然听出了他言中的担忧与未尽之意,安慰道:“戈德里克山谷是个偏僻的小村庄,布里斯托或者巴斯的新剧很少会到这附近的镇上巡演。”他蓝色的眼睛在镜片后闪了闪,“你们不熟悉是情有可原的。”

布鲁斯在面罩下蹙起了眉毛:蝙蝠侠能够听出银发的长者并不真心相信他是什么剧团演员——说真的,他自己也没费心伪装。蝙蝠侠是暗影,是复仇,是哥谭罪犯最深的噩梦。哪怕是在不同的时空,他的气质也肯定与什么英格兰二流巡回剧团的剧组角色相距甚远。但面前的老人不但没有深究,反而更像是在帮自己提供身份和台阶……

布鲁斯再次选了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如果正义联盟的成员知道蝙蝠侠和超人掉到了这里,他们应该能放心不少。”

银发老人在半月形眼镜后面感兴趣地打量着布鲁斯的蝙蝠面罩与披风,一双湛蓝色的眼睛兴致勃勃,这回充满了真心的好奇:“你失散的朋友……超人,”他看见布鲁斯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道:“也像你一样戴着面具么?”

很好,正义联盟大概对这个地球的英国来说闻所未闻,存在的可能性都不大——布鲁斯的试探好歹还是有所收获。“不,他不戴面具,而且服装比我醒目的多。”他的声音里忍不住带了点习惯性的讽刺,“鲜红色的披风,亮蓝色的制服,胸口还有个巨大的S,非常……引人注目。”

老人闻言,只是笑眯眯地朝布鲁斯眨了眨眼,拍了拍自己同样明亮的长春花蓝色的西装袖子:“我想你的朋友可能会与我这个老头子在审美上有不少共同语言。”

布鲁斯强压住叹一口气的冲动。他的时间有限,而在墓园里跟一个神神秘秘,品味奇特的老头讨论时尚实在不在他清单的优先级上。

“那您在附近见过这样一个人么?”黑暗骑士单刀直入,索性站直了身体,将蝙蝠镖插回万能腰带里。布鲁斯现在的确不认为对方对他怀有什么恶意。要这是某种拖延、埋伏或陷阱……蝙蝠侠咬了咬牙,幕后之人之后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老人神色严肃起来,“我想没有。不过我也是刚回戈德里克山谷。”银须银发的长者以一种不符合年龄的敏捷绕过了两列墓碑,走近布鲁斯。“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带你去村里的酒馆问一下吧。那里的老板伊恩是我的老熟人了,他对附近的消息可比我这个常年不回家乡的老头子灵通得多。如果你的朋友最近在戈德里克山谷周边三英里内出现过,伊恩是绝不会忘掉他的。”老人半月形眼镜后的眼睛闪了闪,“毕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朋友超人‘非常……引人注目’。”

布鲁斯短暂地犹豫了一下,这和他的原本计划并不矛盾。无论如何,他至少需要与人接触才能尽快了解眼下的状况。而蝙蝠侠的惯用手段显然不太适用于这样一个目前看起来安静平和的村庄里的普通居民。银发的长者几乎为他体贴地提供了一条最合适的行动路线。

“……那真是求之不得。非常感谢您的帮助。Mr.……”布鲁斯扔下最后一个钓饵。他知道自己有些过分了,阿尔弗雷德绝不会赞同他这样无礼地对待可能真心想要帮忙的年长者——他自己甚至还没说出一个名字。但身为蝙蝠侠总是要谨慎一点的,不是么?

“邓布利多。”老人朝布鲁斯弯了弯唇角,半月形眼镜背后的蓝色眼睛充满了年长者的特有的慈爱和宽容。布鲁斯明白自己的伎俩已经完全被识破了,但对方并没有介意。“不用谢,年轻人。”

评论(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