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若琉璃

君可持否?木有枝,人间世。

Adequate, Above Average, Wonder

——以及我们其实不配得到Zack Snyder

 

(仅代表个人观点,有剧透)

But hopefully, we agree to disagree.

————————

5月31日晚点映,6月3日上午二刷,打分8/10。

如果还有人没有去看Wonder Woman,那么花上133分钟坐在电影院里是不会后悔的。假设存在这样一张checkbox表格,上面列满了观影前人们对神奇女侠的所有期待,那么:

世外桃源的天堂岛(在没看到访谈提及是意大利之前,我真以为摄制组是在希腊的某个岛屿上取了景,因为白色的高崖与碧蓝色的海面与几年前在圣托里尼所看到几乎一模一样),checked

英武的亚马逊女战士,大量展现女性的力与美,让人目不转睛却很难起亵渎念头的近身格斗场面,checked

优美的画面构图,古典神话的现代重现,checked

天真但不幼稚,初涉人间的天堂岛公主,checked

代表纯粹善意的亚马逊女神,checked

一位能够在人格上匹敌女神的男主,checked

一段深情真挚的爱情(悲剧),checked

战争残酷的揭露,checked

人性善恶与人类是否值得拯救的讨论,checked

散落影片各处的不违和的幽默点缀,checked

戴安娜入世后各种价值观的冲突以及她的成长与蜕变,checked

一个完整的起源故事,checked

……

一切你能想到的,一部好的影片应该有的,一部神奇女侠起源电影应该提供的,WW都会带给你。

派导是位优秀的导演,她将“贪得无厌”的观众的这些期望圆融地拍进了影片里。没有落下每一点细节,照顾到了所有期待。诚然,由于出色的选角、加朵和派恩的耀眼让影片中的人物的光芒或许压过了故事本身,可你不能说这故事不合格。相反,如果用影片里的台词,那至少是“above average”,更何况这是一部超级英雄起源电影,那么这权重的分配甚至都可以认为是合理的。

至于结尾部分爱战胜一切拯救一切,well,这是天堂岛的戴安娜,宙斯与希波吕忒之女,纯粹善意的化身。女神出于自身神性的信念总是与人类的信念不完全一致的,虽然单独听上去略微显得用力过度,但并不是不能理解不可接受,更不是什么所谓的“用爱发电”。

作为一个对烂番茄影评系统只有冷漠评价的人,我大概可以理解影评人为什么会给出那些番茄,那是WW所应得的。

————这是此处会有“但是”的分割线————

但是……好吧,像我这样的观众,或许比派导想象得还要得寸进尺一些。

在二刷的后半场,我已经分出一半心在思考,当我们谈论优秀导演和天才导演的区别的时候,我们是在谈论什么?

或许,优秀的导演满足我们所有的期待,送给我们一部adequate——这是点映结束后从影院一路走回家时代表了所有心情的形容词——的电影,一部提供了神奇女侠起源电影应提供的所有内容,一部可以被称之为“平均起来没什么缺陷的不错”,情感动人,故事完整,没有缺失或者走偏人物所代表理念的起源电影。如同一席盛宴,在框架内是合格的,惹人喜爱的,满足期待。

这就是Wonder Woman,你还在期待什么?

问题在于,我不知道。

或许,是Wonder Woman.

在牛津字典的定义里Wonder是这样解释的: A feeling of surprise and admiration that you have when you see orexperience something beautiful, unusual or unexpected, something that causesamazement or awe. 

而当派导成功地满足了人们对WW的所有期待,nothing more toexpect的时候,她也就paradoxically失去了WW名字的一部分,a feeling of surprise, unexpected, something that causes amazementor awe.

Wonder.

我们许愿,我们期待,得到满意的结果后我们不吝赞美,感觉心想事成,但期待归根究底还属于理性的境界,因为前提是我们先许下了愿望,有所期待,然后得到结果,实现可能的愿望。

而Wonder则超越了理性,正如Wonder Woman,她是行走于人间的女神、人所未抵的善意、人力所竭时出现的奇迹。与所有的超级英雄一样,她的本质是超越理性的,她所代表的力量与理念是大于人性的。

Wonder is more than what we have expected.

Wonder Woman could be more than what wehave expected; even we have no idea what it is.

而就像每一句优美的诗歌其实都存在于被所有人共同遗忘的梦里,天才的诗人只是将其采撷出来;一个天才的导演不仅能够满足人们心中的期待,他还能够通过电影向人们揭示出之前他们没有意识到他们其实需要的内容,呼唤出人们内心深处一直存在但从未被发觉的共鸣,引发出人们对超级英雄更深层次的思考。

是的,我在说Zack Snyder,我在说BvS。

Superhero movies could be more than what wehave expected; even we have no idea what they are.

BvS如同一片森林,打破框架,让人沉迷,超出期待。

不想再展开。

二刷WW后,发现可遇不可求的是BvS和扎导,而从WW与BvS不同的评论反馈看,我们大概也是不配得到他的。

就这样吧。

————————

还要再确认一遍,我还是喜欢并推荐WW的。

随手记一下几个戳到的细节。

女神的成长:WW中戴安娜的身份与自我认同的转变其实刻画得很好,在天堂岛上与母亲争执时,戴安娜提到了几个词:阻止Ares是ordainment, sacred mission/duty,都是宗教词汇,此刻她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还认为自己是普通的亚马逊人,以这几个词来看,她更倾向于是在以诸神意志的代行者,执行者自居,是侍神者。但最后与Ares决战时,她得知了自己的身份,加之一路确定下来的信念,戴安娜已经不再是仅仅遵循执行宙斯的意志了,她是在自由意志下选择成为女神,成为Wonder Woman。而战后戴安娜低头时的神性动人心魄,至于到了换下了斗篷,融入特拉法加广场庆祝的人群时,行走于世间的已经是真正的女神。

Flag:冒险四人组围着火堆唱着歌,歌词最后一句字幕的翻译成“让我们别被捉到”或者近似的内容,实际上他们是在唱let’s not get what we deserved......与前面女王的警告和后面戴安娜的失望都有呼应。另外Flag立的太明显了好不好……

安提俄珀:最喜欢的配角。刚刚查了一下Wiki发现的Antiope演员Robin Wright在演Claire Underwood。几乎想为她去看纸牌屋。

BW:即使按友情向理解也足够动人了。

【BvS】【SWB友情向】【G】Felt Dawn, Saw Sunset Glow

“你不应该来这里,戴安娜。”蝙蝠侠蹲据在一组巨大的标准40英尺集装箱后,头也不回地说道。

凌晨的深水港口卸货区依旧灯火通明,可憧憧灯光下,那传言中的哥谭恶魔连一丝影子都没有,与黑暗完全融为一体——戴安娜偶尔会觉得,或许尊贵的尼克斯亲临都不会做得更好了。她摇摇头,默祷了几句,将这个有些渎神的想法压了下去。

 “这不太友善。”亚马逊的公主简单地回答,从另一组集装箱上飘然而落。几百英尺外,一个码头上的水手恰好朝这个方向抬了下头,他疑惑地揉了揉眼睛,回身嘟哝了两句什么。那人身旁几名腰大膀圆的装卸工人轰地笑开了。戴安娜可以看清他们脸上的嘲弄与不屑。水手试图争辩一下,可他的同伴只是笑得愈发前仰后合。最终,穿着海魂衫的年轻人愤怒地朝地面唾了一口唾沫,大步走远了。

诸神赐予凡人眼睛去看,但大部分时间,他们并没有真的注意。

“哥谭普通的毒品走私不至于惊动一位半神。”黑色的披风在货柜的阴影中穿行,无声无息。“是阿尔弗雷德又告诉了你什么吗?”

“不,你的管家只是如往常一样招待我,顺便提供了近四百年来最好吃的甜品——上一次遇到这种水平的招待还是在17世纪奥斯曼苏丹皇太后的宫廷里。”戴安娜的嘴角隐秘地向上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你可以把这当作一种回报。”

“阿尔弗雷德让我转告你他十分荣幸。”蝙蝠侠越过了三条通道,一座巨大的仓库在远处逐渐露出侧面一隅。“但……”

“但哥谭是蝙蝠侠的地盘,旁人不得插手?”戴安娜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压根不去看身旁黑骑士面罩下的表情。“如果要组建一个联盟,这可不是对待盟友与同志的最佳态度,B。”

“但这不是你出现在这里的真正原因。”黑骑士终于停了下来,深蓝色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戴安娜。“公主,十个男人里有九个……”

他们同时沉默了下来,转而并肩望向绕着仓库紧张巡逻的几十名黑衣安保人员,仓库正面入口处一个个沉重的集装箱正流水般往里运送。戴安娜在脑内清点起来:规律路线,能够形成交叉火力覆盖,钢铁闸门前有六人小组的明岗,三层窗口处埋伏着两处暗哨,50英尺处就有红外感应摄像头。当然,布鲁斯总是给他自己挑这种‘轻松愉快容易上手’的任务。天堂岛的公主在头脑里耸了耸肩。

良久,还是蝙蝠侠先打破了沉默,他最后瞥了一眼前方仓库黑暗的侧影,俯身往一块看上去与周围毫无差别的地面上涂抹了一层塑胶炸药,又贴了个上面有30秒荧光倒计时的金属盒子,随即后撤了20英尺,放下了目镜。

“如果你执意要来的话,那么一会跟上。”

无论出于什么原因让蝙蝠侠没有追问下去,戴安娜均心存感激。

于是她只是点了点头,自然地向前轻踏一步,半挡在布鲁斯身前。对方严厉地瞪了她一眼,张口欲言,而戴安娜在他唇边竖了一根食指,小指点了点她自己另一只手上的手镯,便成功将蝙蝠侠想说的任何内容堵在嘴里。

半分钟后,远处的集装箱装卸作业完美掩盖了如约响起的沉闷爆炸声,先前的水泥地面塌陷出一个方方正正的洞口,一条干涸废弃的下水道在他们脚下向仓库方向蜿蜒而去。

戴安娜放下双臂,感受着从他们身边绕行而过的爆炸气浪与冲击波。这甚至算不上战前的热身,但某种流淌在她血脉里的力量已被悄然唤醒。她近乎怀念地深深吸了一口气,握紧了手中的宝剑,紧随着未发一言的布鲁斯跳了下去。

 

十分钟后,他们在暗道的尽头止步时,戴安娜几乎藏不住眼里的惊讶。栅栏之下,一个深藏地底精密运行的实验室在冷光灯下纤毫毕现,几名身着白大褂的研究人员正在往一个精馏皿里添加某种浅褐色的粉末。莱克斯集团的标志铭刻在试验台上。

“这不是那间仓库。”

她得到了一声轻轻的嗤笑作为回应,“我并没有说过那是我的目标。”

“那我现在能得到任务简介吗?”她反击。

蝙蝠侠脸上露出了一个扭曲的笑容,随手拽开了年久锈迹斑斑的黑铁栅栏。“现在?打晕所有人就行。”

随着低沉的话音落地,实验室的灯光应声而灭,整间屋子立马陷入一片漆黑,研究人员此起彼伏的惊呼声随即响起,然后是一阵手忙脚乱的嘈杂噪音,包括人体互相碰撞的沉闷响声、挣扎、摔倒与疼痛的咒骂,其间还间杂着玻璃制品砸碎在地上的声音。

戴安娜跃进实验室内,用剑柄击昏了唯一一名还保持着理智,伸手准备按下报警器的研究人员。他失去意识前因为惊恐而微微收缩的瞳孔并没对女战士产生什么触动。

或许是因为她见到了一组在韦恩宅见过,促使她来到这里的标本瓶。

或许只是因为,面前是更加可悲的凡人。

诸神赐给他们眼睛,他们却合上了双目,拒绝去看。

半神的血脉让戴安娜免于黑暗的困扰,然而黑暗几乎为蝙蝠侠附上了羽翼。戴安娜以战士的眼光赞叹地注视着布鲁斯在黑暗中滑行:蝙蝠侠的身姿如同某种大型掠食者般优美而流畅,而他的每一击凶猛有力。不到半分钟,剩下的七个人便无声无息地躺在了防尘地板上。他转过身来,披风在身后划出一道弧线,向她颔首示意,但戴安娜知道,黑暗骑士目镜下的双眼已经扫过了她手中还没来得及放下的那只标本瓶。

她防备性地抢先开口:“这或许是有用的证据。”

蝙蝠侠面无表情,只是挥手让戴安娜跟上。“理论上还有三分钟实验室的断电强制报警就会被触发,阿尔弗雷德在远程也只能帮我们再拖延十分钟左右。抓紧时间,戴安娜,”变音器下,他的声音宛如来自深渊的鬼魅,“我们还有一把火要点。”

他指了指戴安娜手里的标本瓶,戴安娜立即明白了他的言下之意。两人不再多言,他们弯腰各从地上的两名研究员身上摸出了通行卡,顺着实验室出口通道走到了尽头的楼梯处,向上爬了两层。

 

沉重的合金大门在他们身后轧轧合拢,尽管戴安娜已经有所预料,但她还是望着面前的景色叹了口气。

一片纯色的花海。

娇嫩的红色花朵在几英亩的土地上摇曳颤动着,整齐地排列成阵。小小的酒杯状花朵仿佛托着的是让人迷醉的梦想与希望,而不是恶毒的沉沦与死亡。

亚马逊的公主把手中的标本瓶掷在地上,厌恶地低头凝视着混在玻璃碎片中同样色泽的花朵和滚出来的褐色蒴果,右手无意识地抚上左胸的位置。

她无需饮下异母姐妹赫柏斟出的让人长生不老的琼浆便可青春永驻,但她也有一颗跳动的心脏。

而那颗心会痛苦,会悲伤。

会对人类失望。

“你知道它们不一样。植物学意义上不一样。Papaver somniferum和Papaver rhoeas,”布鲁斯的男低音在她身旁响起。

“并无太多区别。”戴安娜收敛了表情,神色转为冷漠,下颌的线条坚硬无比,眼神里只剩下居高临下的轻蔑。此刻亚马逊的公主比任何时候都更像一位奥林匹斯山上的神祗,更像她那执掌着雷电权柄的父亲。

“那你又是为了什么而来到这里?”

戴安娜转头循声望去,蝙蝠侠已经踏入了这片巧妙隐藏在一栋莱克斯集团大楼里的非法罂粟田,黑色的靴子粗暴地从那些细长的茎、羽状的叶片以及娇嫩的红色花瓣上践踏而过,披风的下摆在土地上翻卷。他手臂内侧绑定的随身电脑屏幕上一个清晰的绿色箭头开始闪烁,指向前方200英尺外的某个坐标。

她不紧不慢地跟着他,仅仅出于对战友的尊重,其实并不好奇黑暗骑士到底在找什么,只是纯粹为了将话题从自己身上移开。“而你又是为了什么来到这里?虽然我听说哥谭警方最近接到不少匿名提示,但蝙蝠侠已经销声匿迹了很长一段时间,自从……超人的葬礼之后。”

戴安娜对逝者并无任何不敬之意,但她知道那个三音节的单词会让对方停下来。果然,前方黑色的人影顿了一下,蝙蝠侠缓缓转过身,深蓝色的眼睛里一闪而过的复杂情绪如冰山,她大概只来得及捕捉到海面上十之二三的内容:深切的缅怀、持久的悲痛、无言的铭记……还有更多含义潜藏在这一眼中。但戴安娜也无需捕捉,几个月以来,她已经慢慢学会从其他地方读出布鲁斯掩藏在水下的内容了。

“马上你就会知道。”最终黑暗骑士只是言简意赅地回答道,然后继续朝那个坐标处走去。

花海另一端尽头的坐标点第一眼看上去与罂粟花田的任何一个地方并无差别,但蝙蝠侠确认了坐标后直接单膝跪了下去,将裹着黑色皮革手指深深地插进了冰凉潮湿的泥土里。戴安娜皱了皱眉,俯身与他一起一捧一捧将黑色的土壤往旁边拨去。

好在无论地面下埋藏着什么值得蝙蝠侠亲自前来的东西,它埋藏得都不深。不到两英尺,一个不过一掌之握的灰色金属盒子便逐渐露出了痕迹。戴安娜用余光瞥了一眼身旁的黑色身影,却发现对方似乎凝滞了一瞬,转而便用更凶狠的力度刨去盒子周边的土壤。

几分钟后,灰色金属盒子被一双带着黑色手套的手清理得干干净净,亚马逊的公主注意到了盒子下方连着两根同等粗细的塑料管道,她抬起头询问地望向蝙蝠侠。而布鲁斯只是冷笑了一声。

“不出所料。”黑暗骑士低声咕哝道,陡然间似乎有些厌倦,然后他嘴角微微卷曲了起来,露出了一个带着几分狰狞的微笑,随即从万能腰带里摸出了一枚蝙蝠镖。

“戴安娜,等会我撬开这个盒子,整栋建筑就会响起内部的特级警报——不过也无所谓,还有不到一分钟之前的实验室警报也会响起来,正好可以分散一下敌人的注意力——接下来,以莱克斯·卢瑟的性格,他一定已经设置好了自毁装置,绝不会让这些罂粟成为可能的把柄。所以——”

“所以你准备将计就计,让卢瑟自己的设备放火毁掉这个地方。”戴安娜接口道,“但我猜这样的自毁装置大概也足够阻拦一般的入侵者逃离此地吧。”。

蝙蝠侠又露出了那个带着几分狰狞的微笑。“他可以试一试。”

戴安娜忍不住大笑起来,此刻,她血脉里战士的一面终于占据了压倒性的上风。而亚马逊的公主最喜爱的便是直面敌人的挑战。不过……

“请允许我?”戴安娜伸出手按在蝙蝠镖上,低声说道。

 

尖利刺耳的楼内警报声与遥远的地下警报伴着蝙蝠镖撬开盒子的咔哒声,击碎了午夜的寂静,罂粟花田里,无数根从泥土中升起的喷灌装置喷出的不再是往常用于灌溉的甘霖,而是刺鼻的汽油。还没等戴安娜对浸在一灰色金属盒子循环清水中的那抹莹莹绿光发表什么评论,蝙蝠侠便伸手将那块氪石捞了出来,塞进了万能腰带里,然后拽着亚马逊的公主往旁边扑去,一团巨大的火焰从天而降,落在了他们一秒钟前的位置,点燃了这片罪恶的土地上的一切,朵朵娇嫩的花瓣在这火光中迅速卷曲、干枯,化为阵阵青烟。

戴安娜交叉双臂,将烈焰挡在身前。“接下来呢?”她转头问道。

“建筑设计图显示离此处不到一百英尺有个仓库,虽然与莱克斯集团的大楼隔着一张通着高压电的高墙。”蝙蝠侠的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不过高压电在之前就被切断了,而高墙……”

一阵哪怕连警报都掩盖不住的巨大发动机轰鸣声打断了他的话语。一辆造型独一无二、戴安娜几个月来已经十分熟悉的黑色车辆顶着莱克斯集团安保扫射的子弹与坍塌的钢筋水泥冲进了楼里。亚马逊的公主根本不等它停稳,就轻巧地从自动扬起的顶舱盖中跳了进去。蝙蝠侠几乎与她同时落进了驾驶座中。蝙蝠车随即掉了个头,迎着猛烈的火力飞驰而去。

“那是你名下的仓库!”戴安娜恍然大悟,“你在今天晚上的集装箱装卸前就将蝙蝠车提前藏了进去。雇佣一批专业的安保只会让人怀疑正在装卸的货物价值连城,而不会让人怀疑整场装卸仅仅为了一次行动的伪装。

“一旦怀疑产生,人们就会自动顺着疑点思考下去,从而忽略了其他的地方,战略欺骗的意义便在于此,用一个疑点引开对另一个疑点的关注。”蝙蝠侠按下了某个黑色的按钮,发射了几枚干扰弹,让背后追来的最后几发肩抗式火箭弹落了空。“公主,我知道你可以直接飞走,但为了低调起见——”

戴安娜用尽了几千年的教养才忍住了对身旁之人翻一个白眼的冲动。“是啊,为了低调起见。”她抬手抚上了光洁的额头,决定将身后的火光与爆炸声抛之脑后。

 

一个小时后,戴安娜与布鲁斯并肩站在韦恩大厦的顶层,望着港口的熊熊燃烧的火光染红凌晨的天际。

“所以,你大费周章就是为了这块氪石。”戴安娜开口道。

“没错。”

“卢瑟想要做什么?”

“他诱导我偷走了最大的氪石,但他被关进监狱后,政府和军方的人也失去了起初与他研究共享的那块氪石的下落——每轮审讯卢瑟自然都咬定供词,推到蝙蝠侠的身上,而我很清楚自己手里并没有这块氪石。”

“至于罂粟……卢瑟是想用这块氪石浸泡的水常年累月浇灌罂粟,以期待这些罂粟的提炼物可以麻醉超人或者给他下毒?”戴安娜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说真的,卢瑟自己信这套理论吗?”

布鲁斯哼了一声:“莱克斯·卢瑟的异想天开。从我复制的文件看,这只是他的一个备用方案,他自己也并不太将其放在心上。”他低下了头,戴安娜看不清他面罩下的表情,但蝙蝠侠的声音却异常稳定。“反正他的第一套方案就几乎成功了,而第二套方案……已经成功了。”

 

“那蝙蝠侠又是为了什么?”戴安娜轻声道。她没有问过那根氪石矛的下落,她根本不用问,但如果布鲁斯手里已经有了足够多的氪石……

“政府和军方的人又是为了什么一次又一次提审卢瑟?”蝙蝠侠冷酷的声音在反问。“他们见识到了毁灭日的威力,意识到了卢瑟研究的潜在可能性——佐德不能再被利用一次,但别人可以。”

黑暗骑士话语中那可怕的暗示几乎让戴安娜畏缩了一下,但随即激起了她心中滔天的怒火:“他们怎么敢?!”

“永远不要高估政客的下限,公主。永远不要高估人类的底线。”

一阵长长的沉默。

“我记得,在超人……克拉克·肯特的葬礼上,”戴安娜有些艰难地说出了那个名字,他们甚至都没有成为朋友的机会,“我曾表达过对人类的失望,是你说人类依然值得拯救。”亚马逊的公主扬起头,盯着蝙蝠侠的眼睛。“现在你告诉我这些事情,告诉我那些卑劣之人准备怎样对待为他们,为这个世界牺牲的英雄,你不担心我对人类再次失望么?”

“你又是为了什么而来到这里?”

“啊?”

“你又是为了什么而来到这里,戴安娜?”蝙蝠侠低沉的声音在她耳畔回响。“你见到了那个阿尔弗雷德没来得及收起来的罂粟标本瓶。你告诉我鸦片罂粟和佛兰德斯红罂粟,Papaver somniferum和Papaver rhoeas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内心深处,你知道它们不一样,你一直知道。”

“……前者只会玷污后者的荣耀。”戴安娜闭了闭眼睛,所以布鲁斯让她拿走了蝙蝠镖,撬开盒子点燃了那片花田。

“但在纪念日你还是会佩戴佛兰德斯红罂粟,戴安娜。我见过戴安娜·普林斯的那张照片。”

卢瑟到底收集了她多少照片?布鲁斯到底收集了她多少照片?

“我们不会因此背弃与逝者的盟约……”她轻声道。一个名字,两个名字在她唇边呼之欲出。Steve,Clark。

“而我不会辜负在他墓前的誓言。”蝙蝠侠深深望了戴安娜一眼,“我会继续战斗。我拿走氪石,我保证绝不会让发生在佐德身上的事情发生在克拉克身上。我们接过了火炬,戴安娜,这是我们留在世间之人的责任。”

黑暗骑士转身离去。黑色的披风在空中展开成双翼,向远方滑翔而去。戴安娜注视着黑暗骑士消失在楼群间。天边的火光让夜空如落日,而时间实际已经接近黎明。

戴安娜微笑起来。

诸神赐给众生眼睛,有人睁开了,看见了。

或许曙光将至。

(End)

 ————————

Notes:

送给jofing

全文罂粟意象来自In Flanders Fields

……如果感到情节设计荒谬的话是作者智商欠费而不是角色智商欠费

哦,他们不属于我,OOC属于。

就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