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若琉璃

君可持否?木有枝,人间世。

The British Revenge

(总觉得节日应该写点东西那就把这个因JKR新访谈而无疾而终的脑洞放上来)

GG自魔法美国监狱从容越狱后本打算从纽约乘船前往孟买,然后北上去中亚的群山间寻找曾经耳闻的凤凰(。然而即使暂时被MACUSA停职审查,亲身体验过GG实力的Graves并未放松警惕,通过对地下黑市酒吧线人的监控,他在得到线索后第一时间追至港口,迫使不想暴露身份的GG幻影移形穿过几乎整个美国前往旧金山,搭上一条前往檀香山的货船。等Graves分辨出GG幻影移形的方向尾随而至时,只来得及目送GG搭乘的船离开港口,而下一班去往夏威夷的船要等到七天以后。Graves没有办法,只能写信给Seraphina Picquery申请调查令。

明白自己将被迫和一舱罐头牛肉一起横穿太平洋的GG在忍耐了一整天不到15节的航速后再也不想压抑自己,干脆给船长和大副施了夺魂咒,让他们强行提高了一倍航速,用魔法保护过载的蒸汽轮机免于爆炸,并镇压下了由于乱命与恐惧而爆发的水手叛乱,将一周的航程缩短到了三天。到了檀香山后GG转搭另一艘船,如法炮制,三天后抵达阿皮亚,西太平洋萨摩亚群岛上唯一有魔法欧洲定居移民者的小城,等待五天后往返奥克兰的客船。

然而GG在阿皮亚停留时却发现,由于交通不便外加没有人使用麻瓜跨洋电报,此处对于新旧大陆的信息均有将近三个月的滞后性,他的身份一时没有暴露的风险。于是他又改头换面,伪装成Graves的模样,宣称来此调查邪恶的黑巫师格林德沃,希望当地巫师提供黑魔法相关线索。

一位自称是当地通的波兰裔英国巫师马林诺夫斯基告诉GG,群岛上的土著部落中原始巫术依然盛行,与美国风俗完全不同,土著麻瓜和巫师混居,甚至有的部落土著巫师成为整个部落的领袖,他们对黑魔法也并无清晰分界,只是听说最近在某个岛屿部落中有块部落首领的宝物火山绿宝石困住了一团能夺人性命的黑雾,而部落巫师坚持要提前举行年度火山祭典,准备将那块沾染了不祥的宝石扔进火山口中。

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默默然的GG感谢了马林诺夫斯基,继续询问详细信息时却发现对方对具体细节支吾不清,顾左右而言他。再次变得不耐烦的GG对他摄神取念,发现马林诺夫斯基并非如他自称的那样是一个当地通,他的消息很多都是听人转述的二手信息,而真正对土著部落熟悉是一位半年前到达群岛进行Grand Tour的年轻女巫Lovegood,她现在正在土著部落的岛上与当地人一起生活,研究一种当地独有的魔法兰花。

GG给马林诺夫斯基补了个遗忘咒,按照马林诺夫斯基支零破碎的线索找到了那个部落,一开始他甚至没认出来哪个人是Lovegood,直到在月光下一堆篝火前看见一个冒泡的坩埚与一双浅色的眉毛下的银灰色的眼睛。

为了融入土著部落,冒险用不太熟练的高级变形术改变了发色和肤色、好几个月没见过来自“文明世界”巫师的Lovegood见到伪装成Graves的GG出于天生直觉感到有些不安,对GG想要旁观两天后火山祭典的想法表示无能为力——她自己花了半年还巧合救了巫师领袖的侄子才让部落接受她的存在——并劝说GG放弃,表示无论怎样的黑魔法都无法在火山口的岩浆中幸存。而确定了绿宝石里困住了一个默默然的GG打定主意哪怕抢也要将绿宝石抢回来,表面上敷衍Lovegood,随口赞美她的魔法兰花花蜜配置而成的美梦魔药。

隔日调查令未获批准的Graves通过魔法电报(麻瓜已经进入了无线电报时代,那么有线的跨大西洋海底电缆可以让巫师利用一下)联系了Theseus Scamander说明情况,表明自己力有未逮,而魔法美国国会准备放弃。Theseus闻讯后查询轮船时刻表,通过果阿、珀斯、奥克兰三个殖民地魔法部联络处办公室的门钥匙转到阿皮亚,准备搭乘轮船,争取赶在预期一周抵达的GG之前抵达檀香山对他进行堵截。然而Theseus在阿皮亚惊讶地听说Graves已经亲身前来搜寻GG,他立刻意识到那是伪装成Graves的GG,解掉马林诺夫斯基的咒语后连忙赶往土著岛屿。

祭典当天,GG击晕了巫师领袖的侄子,变形成他的模样混入祭典,设法引不情愿的部落首领与想要将宝石扔进火山的巫师领袖争吵起来,趁乱将装着祭品的匣子替换为自己随手拿椰壳变形的匣子,却被Lovegood所察觉。Lovegood此刻已经起了疑心,并不相信GG所说这是要带回美国研究的与格林德沃相关的邪恶黑魔法宝石的解释。她没作声,但在祭典结束后的狂欢中想法阻止GG以巫师领袖侄子的身份提前溜走,并与他和部落所有人一起饮下加入了美梦魔药的卡瓦酒。

于是Theseus上岛后发现的景象就是所有人倒成一片,差点以为迟来一步GG为了抢夺默默然毒死了所有人,然后在树丛后发现了被GG击晕的巫师领袖的侄子,唤醒他后却发现语言不通,男孩带着Theseus找到了Lovegood。三人一对照,GG身份就此拆穿。于是他们唤醒了除了GG之外的其他人,并阻止了巫师领袖和部落首领将沉浸在美梦中的GG与绿宝石一起献祭给火山的打算。

最终GG被唤醒时发现自己被魔法束缚,被一整个部落愤怒的土著所包围,同时还有两柄魔杖指着心口。GG浑不在意,不忘夸赞Lovegood的魔药水平与格兰芬多的勇气,然后向Theseus投去一个轻蔑的眼神,指责他打断了自己的梦境。当Theseus嘲讽如果不打断GG就会和绿宝石一样被扔进火山时,GG终于露出了愤怒的神色,表示两次获得可控的默默然的机会都被霍格沃茨的学生干扰,如果这是The British Revenge,那他们成功激怒了他。随即GG的无杖魔法将所有人击倒在地,他甩开了魔法束缚,转身离去,只留下一句让Theseus与Lovegood面面相觑的话:“告诉邓布利多我不会再对他的学生手下留情。”然后在地平线后消失。

两个月后从圣芒戈出院后回到伦敦办公室的Theseus给AD写信,对GG无头无尾的留言提出委婉的疑问。AD回信中写道那只是GG无数谎言中的又一个,他对Newt直接判了死刑也未曾留情。出于对AD的尊敬,Theseus接受了这个解释与并没有回答的问题。而AD在办公室里读着一只信天翁带来的Lovegood给前学院院长寄来的信件,信中她玩笑般猜测:“由于很可能教授您出现在了他的美梦里,而GG的情绪还受美梦魔药的影响因此放过了我们两人。”AD无声地放下信件,不去想谁会出现在自己的梦境里。

————

然而如果Graves并没有活下来……那么这个脑洞从开头就没有什么后来了……